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学习衡水中学的经验,学得来吗?是濯缨还是濯足?_教

发布日期:2020-09-26 15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《渔父》中,渔父“莞尔而笑,鼓?而去”之时,高歌一曲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”逍遥而逝。那些到衡水中游泳的地区、学校和学生,究竟是洗干净了顶戴花翎,还是洗干净了双脚的污泥呢,也但愿是前者。

该消息让我想起前几天在某个聚会上听来的另一件奇事:中部某省的一个并不富裕的农业县,高考成绩几十年来都在其所在市的八个县区中排在末位,但近三年却快速崛起,高考成绩一年胜于一年,今年更是以四个清华三个北大的战绩跻身全省第一方阵。讲述该奇事的人说,该县教育的腾飞,得益于这一届县委一把手对教育的高度重视。该县虽然经济并不发达,却舍得花大本钱,将县中的一些好苗子送到河北衡水中学,让他们在衡水学习,再回到本地参加高考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,未经作者本人许可,不得转载,更不得用于商业用途。

当我将这两个信息联系在一起时,便不得不思考另两个问题:全国到底有多少个地方多少所学校,在采用此种借鸡孵蛋的方式,花费公用经费把少部分学生送到衡水去读书呢?衡水中学每年在媒体中宣传的那一两百个清华北大录取名单,又是否包含了这些由外省市花钱委培的高考生?

或许,从明天起,会有更多的地区更多的学校前往衡水申请代工。只是,当太多的利益诉求一起注入衡水这条水之后,这衡水是依旧能保持一份清澈,还是日渐浑浊不堪呢,但愿是前者。

近十多年间,衡水迅猛崛起,成为中国基础教育领域中最富盛名的清北摇篮。全国各地无数的学校前往衡水学习取经。只是,绝大多数学校学会的是那种高度军事化的管理模式,是早晨五点半的跑操,是早晚两次的喊口号,却学不会课堂中的精致,学不会化繁为简、砍削赘余的课余作业管理,因而也就学不会建造登天梯,无法让自己的学校成为第二个衡水中学。于是,聪明人开始想出聪明办法,既然自己没能力做到,为什么不花钱让衡水中学代工?衡水中学就算狮子大开口,索要远超一般家庭承受力的巨额学费,也吓不倒出资委培的地方政府。哪怕是国家级贫困县,瘦死的骆驼依旧比马大,绝对承担得起十来个高中生的委培费用。

让我惊奇的是,钟芳荣竟然在衡水中学这条河中游过半年泳。报道中说,钟芳荣和另外三个学生由学校支付了不菲的学费送往衡水中学,与衡水的学生共同学习生活一个学期,接受衡水中学的最严苛的磨炼。该报道中感慨,四名学生只有钟芳荣成绩没有出现退步,001kjcom开奖直播现场

之所以被诱惑着点开文章,是因为钟芳荣谈到了衡水中学。依照我的想象,一个湖南的高中生,应该对千里之外的河北衡水中学并不熟悉,她对衡水中学的评价,按理只能是道听途说。

作者:刘祥 ,“三度语文”首倡者,正高级教师,级教师,江苏省教学名师。出版个人教育专著12部,发表教育类文章一千余篇。其“三度语文”教学主张在国内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,《中国教育报》《江苏教育》《中学语文》等报刊均有专文推介。应邀在17个省开设示范课和主题讲座共二百余场。教学专著各大实体书店和各大网络书店有售。

由衡水中学的代工,思维跳转到了近期教学的《老子》。老子云,上善若水,水利万物而不争。衡水也是一条水吧,衡水也在利万物而不争吗?从双向的需求而言,某些地区某些学校有考名校的需求,衡水有帮助其实现目标的资源,衡水似乎在利他,当然更是利己。好在“利万物”本身就应该包括了利己。至于“争”或“不争”,衡水中学或许早已参透个中真经,修炼出“任凭风浪起,稳坐钓鱼台”的胸襟气度。

至于衡水中学,当然是乐得坐享这送上门的好事。一来人丁兴旺,二来财源广进,三来在高考的光荣榜上还可以增加若干个光辉灿烂的姓名。此种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,何乐而不为呢。衡水中学就像武侠小说中的少林寺,多招收一些俗家弟子或者挂单和尚,将其培养成武功高手,行走江湖依旧是扬我少林美名的。

昨日又见介绍北京大学考古系大一新生钟芳荣的报道,虽已属于典型的“剩饭”,出于好奇,还是品尝了两口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